也很气愤,但是真的是无能为力

- 编辑:admin -

也很气愤,但是真的是无能为力

吧,是受人指使的。你不能够自己想干嘛就干嘛,这是第一。第二,当警察只能一个一个去帮,从效率来说,不如当记者那么高。但后来没有当成记者是因为“啊?记者不是什么随便都能写的!” 
     更像“公共厕所” 
     《新民周刊》:有很多人认为,韩寒的博客已经有了一种议程设置的功能。比方说,“倒钩事件”起因是你的转帖,事后的处理也跟你博客上写的差不多。你自己觉得自己的博客是不是真的有了这样一种功能? 
     韩寒:每天会有很多人给我发一些东西。我也会觉得心里有一点难受,因为他们老会说一些不公平的事情。有些人都把我这里当成信寒度访办了。事实上,我没有办法帮助他们。因为我对媒体很了解。之所以我会转“倒钩”啊,或者路牌啊,或者各种以前的东西,
是因为我觉得它们是有新闻价值的,我一个人是没有用的,是要靠大量的传统的新闻媒体,才能把这件事情通过舆论监督去尽量地还它一个公道的。 
     但事实上很多人给我的一些案例,在我的判断内是没有新闻价值的。它是个人的苦难,个人的委屈,比如说住的小区门口有个垃圾站,或者说有个变电站。这种事情太多了。它不会受到传统媒体的关注,就算我写出来了,对他也不会有任何的帮助。你要这些事情足
够坏,足够怪,才可以。真的,对于很多人,我只能对他们说很抱歉。因为我手中是没有任何的能量可以去帮他们解决这些事情。我也希望可以解决高架旁边噪音的问题,去解决小区门口造了变电站,去解决你的狗被人抓了,但回来的时候已经死掉的这种事情,我看了
也很气愤,但是真的是无能为力。 
2009-12-9 11:59 回复  
《新民周刊》:对于网络评选你为“公共知识分子”怎么看? 
     韩寒:这个呢,是这样。我觉得“公共知识分子”有时候说起来挺可悲的。这个名字可能在其他国家说起来挺好听的,但在中国它可能就像“公共厕所”,任何人到你这儿来发泄一下,排泄一下,排泄完了不负责打扫。ZF之所以容忍你的存在,是因为你是“公共厕
所”,没有你,大家都要在街上随地大小便咯,影响市容市貌,所以可能仅此而已吧。 
     但当这个社会上全部都是“公共厕所”,当每一个人家里有厕所都不上,宁愿去这样的“公共厕所”上厕所的时候,可能这个社会会更美好一些。当然,不是从市容市貌上来讲。因为我相信,包括你们每个做新闻媒体的人,大部分肯定觉得要去扬善惩恶,要去伸张
正义。 
     写博客是“最正的正业” 
     《新民周刊》:现在每天都忙着写小说、赛车、写博客,还有时间学习充实吗? 
     韩寒:我每天都在充实。首先每天看东西,上网,这些都是充实;每次到不同地方比赛,也是充实;而不是去上课,上课对我来说,已经不算充实了,因为可能我个人的习惯吧,看到那些老师的时候,我不会有去吸取知识的想法,我永远都是抱着一种少来忽悠我的
想法,事实上也听不进他的课。我只会从他说的内容里去寻找逻辑的漏洞和各种各样我认为不对的地方。这样听课是没有意义的。我也不会去服那些人。对于我来说,包括和每个人说话也是在充实。人每天都必须学习,而不是荒废。如果你每天都在那里按摩,捏脚,搞
小姐,唱歌,那真的是没辙了。 
     《新民周刊》:有人认为,韩寒的主业是写作,是赛车,就公共事件发表看法,写博客是不务正业,你怎么看? 
     韩寒:我觉得这个就是我的正业吧。他们会觉得我的正业是什么?我不是特别理解。对于一个职业车手,每年都去争夺年度冠军的,一个在全国最好的车队拿薪水的车手来说,他的正业就是参加比赛吗?对于一个作者来说,他的正业就是写文章吗? 
     我做的都是最正最正的正业,不能因为我写博客,那些看博客人没花钱,就不叫正业。哪天我博客一收费,看的人每个人交几块钱,才会觉得“哦,这个就是正业。”所以人都是很贱的,你免费给他们看,他们就不懂得珍惜。事实上,全中国也就我这么一个书卖得
比较好的人在提供大量的免费文字。 
     《新民周刊》:那现在的韩寒和当初爸妈希望的韩寒,有什么出入吗? 
     韩寒:爸妈当初还是希望我当公务员的。他们希望我有固定的工作。我奶奶呢,她不识字,她也不是很了解我的情况。她老是很担心,我们村里面的村办厂招工的时候,我奶奶老是让我去找个工作,一个月至少有点收入打底嘛。但现在我爸妈都想通了,因为我告诉
他们,所有稳定的工作说到底没有什么稳定的,像中国的那些很大的企业,听上去好像很大,也不过十年二十年。有多少企业没几年就倒闭了,多少工作三五年就换了,没有绝对的稳定。我这行也已经干了十年,说明这工作挺稳定的了,只是不用定期上班而已。而且我
相信凭我的能力,无论是通过写书、比赛,或者其他途径,我觉得我都能养活我自己。而且可以让家人过得很好。我觉得这就已经足够了。实在实在不行,我吃软饭也行。 
     《新民周刊》:真的可以吗?我觉得以你的性格不会吧! 
     韩寒:当然不会,但这是最后的退路。肯定会有人愿意留宿我一晚的。所以我觉得,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很担忧。 
     《新民周刊》:再过10年或者20年,你还会像现在这样“由着性子”去做去说吗? 
     韩寒:当然会啊,从小性格就是这样。我觉得最爽的事情就是,第一,胡说八道,吹牛;第二,居然把你吹的牛都给完成了;第三,就算你站在那里胡说八道,别人也拿你没办法。这三件事是很开心的事情。 
     《新民周刊》:那这三件事情,现在都做到了吗? 
     韩寒:都在做,都在进行之中。我觉得这是让我觉得很爽的事情。■ 
2009-12-9 12:00 回复  
          【《合唱团》将给年轻人以内心的安全感】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